谢冕先生诗文集《以诗为梦》出版

 二维码 5731
来源:诗探索
图片
内容简介

  谢冕先生笃行深耕于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领域,是中国新诗的吹哨人、推动者,其创作为新诗和当代诗歌史的发展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谢冕先生的诗凝结自然、风土、社会场景等为诗歌意象,坦率、真诚、纯粹,充溢着热烈的诗情,闪耀着思想的光芒,富于节奏和韵律美感。他的诗歌理论立足于中外诗歌和史论的广阔基石上,旁征博引,文辞优美,独到精深,凸显出文学评论家的主体意识和自觉的审美追求,是诗歌评论的典范。
  本书收录了他的近70首诗歌作品和近10万字的诗评、诗学随笔等,生动地展现了谢冕作为诗人的起点和诗歌生活的展开,以及他明丽真诚的理想主义情怀和鲜明的文化批判立场。


图片

作者简介

  谢冕,1932年生,福建人。现为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名誉院长,兼任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北京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诗探索》及《新诗评论》主编。1947年开始文学创作,1950年代开始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研究以及诗歌理论批评,著有《湖岸诗评》《共和国的星光》《文学的绿色革命》《新世纪的太阳》《1898:百年忧患》《中国新诗史略》等学术著作和《世纪留言》《永远的校园》《流向远方的水》《心中风景》《红楼钟声燕园柳》《博雅文章采薇辞》《觅食记》等散文随笔集,出版诗集《爱简》、《谢冕编年文集(全12卷)》,主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丛书》(10卷)、《百年中国文学经典》(8卷)、《百年中国文学总系》(12卷)、《中国新诗总系》(10卷)、《中国新诗总论》(10卷)等大型丛书。

图片
名家评荐

  富有历史感的宏观视野,让他(谢冕)的诸多判断具有前瞻性。在细节把握基础上的充满诗意和激情的概括力,构成他批评的重要风格。
  ——文学史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洪子诚

  谢冕的文章在诗歌评论界独树一帜。他以诗人的激情书写诗歌评论,笔锋常带感情,他的评论是诗化的评论,不仅以强大的逻辑力量说服读者,更以富有诗意的语言感染读者。
  ——诗歌评论家、《诗探索》主编吴思敬

编辑推荐

  本书收录了他的近70首诗歌作品和近10万字的诗评、诗学随笔等,这些诗歌包括他的早期作品——写于19481月到19499月的38首诗,和写得最好的作品——写于197310月到19749月的“西双版纳/瑞丽”组诗30首。在早期诗歌作品中,他摄取自然、风土、社会场景凝结成诗歌意象,真挚而大胆地表达自己对现实的看法,体现了他对底层人民的关爱,对光明的向往和追求,富有打动人心的力量;“西双版纳/瑞丽”组诗则轻松、纯粹,有声有色,富有节奏和韵律。这些诗歌生动地展现了谢冕作为诗人的起点和诗歌生活的展开。诗学随笔部分精选了他的好读、有趣,并在当代诗歌史中有影响力的美文,如《在新的崛起面前》等,读者可以从他富有历史感的宏观视野,具有前瞻性、充满诗意和激情的文章中,领略到中国新诗发展的波澜起伏。


图片

诗歌选读


摸 索

像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我们来学习走路
——来探讨这个陌生的世界

我们摸索着,爬着,方晓得
除了我们生活着的世界以外
别有一个天地

好些事使我们觉得新奇
好些事使我们发生阻碍
——愈摸索,愈深入,我们就愈欢喜

当我们会走路的时候,当我们看见
绿色的原野和辽遐的苍穹
第一次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

1948.9.25


茶 花

瑟瑟的秋日
林丛在支离里悲泣
冬驾驶着轻舟来了
鼓舞的风沙是它仪仗的前导
想象里一个苍黑污垢无情的脸孔
是它生动的一幅素描
灌园叟皱纹的脸上
带着了胜利的笑容
茶花开了呢
血红的花朵开出一个春天来

1948.12.6


给姐姐

蜘蛛在四围布下的陷阱
不幸的你做了牺牲

姐姐,看
太阳挣扎着杀开重围的乌云
出来了

异日你曾写过许多幸福的诗句
模糊的美好的幻影也曾映入你的心
善良的心祝福着双双北飞的燕
寄安康给奔波的它们
可是,你自己——

乌云重又占领了天宇
猛烈的风雨就要来临
姐姐,让我们迎向奋斗吧

1948.12.9


用生命写诗

燃一盏油灯吧
——在没有光的夜晚
打开洁白的稿纸
心中的话
  粒粒绚烂的珍珠
真理的声音
  大众的歌曲
欢颂着永恒、光和温暖
伏在案头
写,日夜地写
写!写!写!
用生命来写诗

1948.12.10晚


山 野

啄木鸟敲打着春天的音响
百合的号角吹醒冬日的噩梦
山野上的桃花怒放了
春涨的绿波涌上田塍
夜空上的星星装饰了梦的繁荣
问今夜花落几许
让骄阳抚拭枯草的伤痕
听一曲燕子迎春的歌吧

1949.2.27 作,3.15改


岑 寂

不会是爝火的熄灭
不会是秋深的落叶
不会是死亡的沉寂
是生的抗争和奋进
像火山积蕴着潜力
像大海在狂飙前的隐匿
像奴隶们在暗室的角落
倾听春天轻微的步履

1949.2.24,抄正


夜 景

蛙鼓虫鸣汇成了激浪的澎湃
漫天的月色泛滥成一个透明的海
惊醒酣梦的不是自然的音籁
几百种花香向人们无声地袭来

醇酒般醉人的是西双版纳的夜色
每一朵花蕾都在雾霭中睡眼半开
而静谧的夜晚又是多么欢腾
亿万双透明的翼翅颤动着喧嚣的节拍

密林里珠露急雨般敲打着如伞的阔叶
叶子下多少只蜥蜴在把草尖摇摆
拂晓时分月亮沉沉睡去了
笼罩一切的是雨雾还是迷蒙的云彩

1973年11月5日,小勐仑


爱尼山的夜晚

月亮出来,爬不上那高高的山崖
星星出来,在大青树的枝叶间摇摆
在我白天走过的地方
可以顺手都把星月摘采

竹楼外面,突然下了瓢泼大雨
那里,展现出一幅奇光异彩
闪亮的露珠大雨般倾泻
透明的月色又大雨般把一切掩埋

然而还有如浪的雨声
敲打着竹楼草编的顶盖
那是喃垛河呼吼着冲击河心的石块
那是满山的虫鸣汇成鼎沸的大海

一切都没有发生,都是月般和蔼
这时节只有流萤在草尖低回
只有花香组成了雾的涟漪
在人们的梦中轻轻地泛开

1973年11月6日,小勐仑


罗梭江山望月

罗梭江凝成了雪铺的路
勐仑坝是一只透明的湖
无边的丛林是无边的琼花玉树
哦!亮晶晶的全是那海底的珊瑚

湖浪在飘飞,细雨在翻舞
不,漫天滚动的是那银色的雾
远峰如浪,吊桥如舟
一切都在光波中微微飘浮

此岸,彼岸,梦境般恍惚
看身边的星星无声地流向远处
此时,唯有周围的虫鸣唱出了幽清
唯有曼扎小寨的竹筚唱出了无尽的肃穆

1973年11月28日,勐腊


西双版纳的浓情

绿,绿得浓
是谁把浓墨泼上了半空
香,香得浓
终年的花香果香如云雾的蒙蒙
甜,甜得浓
蜜一般的汁液可以卷起旋风
就连太阳的光线
也浓得火一般红
西双版纳的每一颗晨露
晶莹、透亮

映射着四季长驻的春光融融
这里的语言悠扬而抒情
这里的笑声清脆而轻松
槟榔树底的眼睛会说话
椰林深处的箩担快如风
为了迎接远方飞来的金孔雀
原始林中,可以点起火把的长龙
为了送行新结识的朋友
寒夜的火塘边山茶煮了一盅又一盅
西双版纳的风情浓似酒
西双版纳的情谊比酒浓

1974年8月21日,临沧


夜的瑞丽

十三只壁虎盯着柔和的灯光
一树缅桂把澄净的夜空染香
异国竹楼的油灯星星般闪亮
耳边传来了彼岸无边的蛙唱
夜露暴雨般倾盆地下
身边疾驰着流萤的电光
瑞丽仿佛是墨绿的深潭
蓝色的星星泛出一层神秘的蓝光
瑞丽江是一条柔软的缎带
梦一般在国境线悠悠流淌
两个国家虫鸣和灯火织在一起
织成了人民和平的夜来香

1974年8月27日,大理州洱海宾馆


图片
诗学文章

在新的崛起面前

  新诗面临着挑战,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人们由鄙弃帮腔帮调的伪善的诗,进而不满足于内容平庸形式呆板的诗。诗集的印数在猛跌,诗人在苦闷。与此同时,一些老诗人试图作出从内容到形式的新的突破,一批新诗人在崛起,他们不拘一格,大胆吸收西方现代诗歌的某些表现方式,写出了一些“古怪”的诗篇。越来越多的“背离”诗歌传统的迹象的出现,迫使我们作出切乎实际的判断和抉择。我们不必为此不安,我们应当学会适应这一状况,并把它引向促进新诗健康发展的路上去。
  当前这一状况,使我们想到“五四”时期的新诗运动。当年,它的先驱者们清醒地认识到旧体诗词僵化的形式已不适应新生活的发展,他们发愤而起,终于打倒了旧诗。他们的革命精神足为我们的楷模。但他们的运动带有明显的片面性,这就是,在当时他们并没有认识到,历史是不能割断的。尽管旧诗已经失去了它的时代,但它对中国诗歌的潜在影响将继续下去,一概打倒是不对的。事实已经证明:旧体诗词也是不能消灭的。
  但就“五四”新诗运动的主要潮流而言,他们的革命对象是旧诗,他们的武器是白话,而诗体的模式主要是西洋诗。他们以引进外来形式为武器,批判地吸收了外国诗歌的长处,而铸造出和传统的旧诗完全不同的新体诗。他们具有蔑视“传统”而勇于创新的精神。我们的前辈诗人们,他们生活在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开放的艺术空气中,前进和创新就是一切。他们要在诗的领域中扔去“旧的皮囊”而创造“新鲜的太阳”。
  正是由于这种开创性的工作,在“五四”的最初十年里,出现了新诗历史上最初一次(似乎也是仅有的一次)多流派多风格的大繁荣。尽管我们可以从当年的几个主要诗人(例如郭沫若、冰心、闻一多、徐志摩、戴望舒)的作品中感受到中国古代诗歌传统的影响,但是,他们主要的、更直接的借鉴是外国诗。郭沫若不仅从泰戈尔、从海涅、从歌德,更从惠特曼那里得到诗的滋润,他自己承认惠特曼不仅给了他火山爆发式的情感的激发,而且也启示了他喷火的方式。郭沫若从惠特曼那里得到的,恐怕远较从屈原、李白那里得到的为多。坚决扬弃那些僵死凝固的诗歌形式,向世界打开大门吸收一切有用的东西以帮助新诗的成长,这是“五四”新诗革命的成功经验。可惜的是,当年的那种气氛,在以后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没有再出现过。
  我们的新诗,六十年来不是走着越来越宽广的道路,而是走着越来越窄狭的道路。三十年代有过关于大众化的讨论,四十年代有过关于民族化的讨论,五十年代有过关于向新民歌学习的讨论。三次大讨论都不是鼓励诗歌走向宽阔的世界,而是在“左”的思想倾向的支配下,力图驱赶新诗离开这个世界。尽管这些讨论曾经产生过局部的好的影响,例如三十年代国防诗歌给新诗带来了为现实服务的战斗传统,四十年代的讨论带来了新诗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新气象等,但就总的方面来说,新诗在走向窄狭。有趣的是,三次大的讨论不约而同地都忽略了新诗学习外国诗的问题。这当然不是偶然的,这是受我们对于新诗发展道路的片面主张支配的。片面强调民族化群众化的结果,带来了文化借鉴上的排外倾向。
  当我们强调民族化和群众化的时候,我们总是理所当然地把它们与维护传统的纯洁性联系在一起。凡是不同于此的主张,一概斥之为背离传统。我们以为是传统的东西,往往是凝固的、不变的、僵死的,同时又是与外界隔裂而自足自立的。其实,传统不是散发着霉气的古董,传统在活泼泼地发展着。
  我国诗歌传统源流很久:诗经、楚辞、汉魏六朝乐府、唐诗、宋词、元曲……几乎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诗的骄傲。正是由于不断的吸收和不断的演变,我们才有了这样一个丰富而壮丽的诗传统。同时,一个民族诗歌传统的形成,并不单靠本民族素有的材料,同时要广泛吸收外民族的营养,并使之融入自己的传统中去。
  要是我们把诗的传统看作河流,它的源头,也许只是一湾浅水。在它经过的地方,有无数的支流汇入,这支流,包括着外来诗歌的影响。郭沫若无疑是中国诗歌之河的一个支流,但郭沫若却是融入了中国古典诗歌,特别是外国诗歌的优秀素质而成为支流的。艾青所受的教育和影响恐怕更是“洋”化的,但艾青却属于中国诗歌伟大传统的一部分。
在刚刚告别的那个诗的暗夜里,我们的诗也和世界隔绝了。我们不了解世界诗歌的状况。在重获解放的今天,人们理所当然地要求新诗恢复它与世界诗歌的联系,以求获得更多的营养发展自己。因此有一大批诗人(其中更多的是青年人),开始在更广泛的道路上探索——特别是寻求诗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生活的适当方式。他们是新的探索者。这情况之所以让人兴奋,因为在某些方面它的气氛与“五四”当年的气氛酷似。它带来了万象纷呈的新气象,也带来了令人瞠目的“怪”现象。的确,有的诗写得很朦胧,有的诗有过多的哀愁(不仅是淡淡的),有的诗有不无偏颇的激愤,有的诗则让人不懂。总之,对于习惯了新诗“传统”模样的人,当前这些虽然为数不算太多的诗,是“古怪”的。
  于是,对于这些“古怪”的诗,有些评论者则沉不住气,便要急着出来加以“引导”。有的则惶惶不安,以为诗歌出了乱子了。这些人也许是好心的。但我却主张听听、看看、想想,不要急于“采取行动”。我们有太多的粗暴干涉的教训(而每次的粗暴干涉都有着堂而皇之的口实),我们又有太多的把不同风格、不同流派、不同创作方法的诗歌视为异端、判为毒草而把它们斩尽杀绝的教训。而那样做的结果,则是中国诗歌自“五四”以来没有再现过“五四”那种自由的、充满创造精神的繁荣。
  我们一时不习惯的东西,未必就是坏东西;我们读得不很懂的诗,未必就是坏诗。我也是不赞成诗不让人懂的,但我主张应当允许有一部分诗让人读不太懂。世界是多样的,艺术世界更是复杂的。即使是不好的艺术,也应当允许探索,何况“古怪”并不一定就不好。对于具有数千年历史的旧诗,新诗就是“古怪”的;对于黄遵宪,胡适就是“古怪”的;对于郭沫若,李季就是“古怪”的。当年郭沫若的《天狗》《晨安》《凤凰涅》的出现,对于神韵妙悟的主张者们,不啻是青面獠牙的妖物,但对如今的读者,它却是可以理解的平和之物了。
  接受挑战吧,新诗。也许它被一些“怪”东西扰乱了平静,但一潭死水并不是发展,有风,有浪,有骚动,才是运动的正常规律。当前的诗歌形势是非常合理的。鉴于历史的教训,适当容忍和宽宏,我以为是有利于新诗的发展的。

  (此文初刊于1980年5月7日北京《光明日报》,初收《共和国的星光》,又收《当代学者自选文库:谢冕卷》《谢冕论诗歌》。据《光明日报》编入。)


中国诗书画巨匠网办公微信
中国诗书画巨匠网官方公众号